聚焦中华时事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 > 正文

郑瑰玺近作大景花鸟画将在广州艺术博览会展出

   来源:新浪收藏   日期:2018-11-29 12:15:27
导读:郑瑰玺近作大景花鸟画将在广州艺术博览会展出

展会名称:第23届秋季广州国际艺术博览会

主办机构:中国美术家协会、广州市人民政府

展会时间:2018年11月30-12月3日

举办展馆:广州市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展馆C区

展馆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东路980号

郑瑰玺

1969年生于湖北枝江,师从季士林,高冠华,张士简,彭培泉等先生,现居北京。1992年研修于北京画院,1994年10月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清华大学艺术学院高研班花鸟画导师、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花鸟画工作室导师、中国艺术创作院专业画家、中国职业画家协会副主席、湖北省国画院艺委会副主任,三峡画院专业画家。作品曾参加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曾获“国家人事部当代中国画杰出人才奖”、 50至70年代当代中国画坛60杰。

天高任鸟飞

——郑瑰玺的艺术世界 ■ 贾德江

郑瑰玺在中国画界的出现和引人注目,是20世纪90年代初期。1994年,这位还不到而立之年的年轻人,就在国家艺术最高殿堂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他的个人画展,展出的都是他的工笔重彩花鸟,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和专家们的赞许。

那时,中国文化正经历着西方现代主义思潮的冲击,中国工笔画正处于全面复兴的上升时期,无论是画人物、山水还是画花鸟的画家,无一不在创新,无一不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吸纳西画的造型与色彩等技巧,进行着富有时代精神的现代审美创造。郑瑰玺也不例外。令人惊奇的是,郑瑰玺的重彩花鸟虽受其影响,却以更为自由开放的思维创造了与众不同的艺术形式,以更为独特的艺术语言,以及富有成效的探索和突破,开拓出题材内蕴、语言技巧和工具媒材的新领域,呈现出多姿多彩而生意勃勃的面貌,使古老的绘画艺术在现代语境下大放异彩,令人耳目一新。

总括起来,诸多名家评说他的重彩花鸟,大致具有以下几个突出特色:

特色之一是表现内容的独特性。出于对家乡的热爱和眷念,郑瑰玺的工笔重彩花鸟锁定在湖北西部大巴山区神农架的自然景物的表现上。那是他生于斯长于斯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也是他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那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鸟、一山一石似乎都与他的生命紧紧相连,是他心中难以割舍的情结。他爱它们、恋它们、画它们,希冀通过对山花野卉、杂树藤蔓、珍鸟异禽、坡石溪流的描绘,去表达他对于原始森林野、奇、繁、艳的真切感受,抒发他对于家乡山涧花树的念恋之情,寄寓着一种特殊的精神容量。

如果说,艺术个性的生成不能离开某些特定地域的审美特征,多为上世纪80年代后山水画家的探索取向,那么,郑瑰玺以神农架为创作基地的花鸟画的个性探求,则开启了以固定地域拓展花鸟画审美时空的先河,就具有了非同寻常的意义——其启示性和典范性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特色之二是生活感受的独特性。当神秘瑰丽的神农架花木鸟禽成为郑瑰玺开垦的一片乡土,生活感受的独特性就在不断改变他艺术构思的经验及语言手段。传统的折枝花鸟和盆供,已与他实境的感受相去甚远,他所要表现的就是大巴山区神农架原始森林的花鸟与其生存空间的密切联系。他就是要走出文化隐喻的世俗精神,从室内走向山野,走向五光十色的大自然,让花鸟在自然中融入融出,与山水共生共荣。在他的重彩花鸟中,山水与花鸟的融合不仅复现了花鸟的自然生存环境,而且也呈现出实境之美的艺术个性生成。这种花鸟实境一方面是平凡素朴的,需要以独特的眼光去“发现”;另一方面又是生活的场景,充满了生活的本真和诗情。郑瑰玺是以美的客观性为审美出发点,摆脱了利用大片虚白以突出花鸟的旧程式,变指示时空的手法为呈现时空的可感性,并吸纳了西方风景画的优长,去描绘处于联系和互动中的物象,传达他对生活的感受,对实境的印象。因此,他也因而是最少受传统程式束缚的画家,作品中所包蕴生活的丰富性、生动性都是独特的。

特色之三是表现手法的独特性。郑瑰玺的工笔重彩花鸟,打破了建国以来工笔画所流行的模式,既不是北派于非闇、俞致贞、田世光等人“借古开今”的路数,也不是南派陈之佛、喻继高、陈白一等人“以西润中”的模式,而与当代工笔画家们普遍把造型能力精密化的制作风也大相径庭。它不同于“水墨”,因为它是崇尚色彩的;它不同于“工笔”,因为它既不一定以“工整”“谨细”为特征,又不一定恪守勾勒渲染的单一技法,它是主张创作多元的。也就是说,郑瑰玺的彩墨花鸟,是以重彩颜料为依托,着重色彩的塑造力和材质美感,既大力发扬我们民族的艺术精神,又坦然借鉴油画、版画、日本画等绘画手段。它是中国画的开放形态,它是在“水墨的”“笔墨的”中国画之外,提示着更为多样的绘画观念,展示着更为自由的表现空间。

特色之四是意境营构的独特性。郑瑰玺的重彩花鸟,一直坚持直接从自然风光中撷取形象,一直探索以西方绘画模式为主调,采取“西体中用”糅合中国情愫和手法所形成的绘画样式。这种样式可以自由地借鉴现代艺术的种种经验,给他的重彩花鸟带来许多鲜活的陌生的视觉效果。在他的兼具风景特色的重彩花鸟画中,有雷诺阿那种对自然美好的礼赞,有高更式的对生命原始质朴和神秘的探求,也有卢梭梦幻般的人类潜意识的表达。就整体而言,郑瑰玺的作品与卢梭的原始主义绘画有更多的相似之处,同样以满构图与绚丽的色彩,将原始森林的植物、动物描绘得像童话世界般的玄妙。所不同的是,郑瑰玺的作品没有放弃中国画的元素,比如色彩与水墨的交融,前后空间的交错,线条的自由传达、构图的虚实处理,都显示出中国绘画传统的一些优秀基因。他是用浑朴奇幻、五彩缤纷的彩墨画风,凝聚成一种新的中西合璧的艺术形式,来表现现代人的心灵世界,充满儿童般的幻想与天真,带有万物有灵的神秘。他的作品,为我们营构出超越客观世界的永恒魅力而极具现代性。

作品精选

(责任编辑:白梓)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启事 | 免责条款 

版权所有:华焦网
免责声明:转载本网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 请联系本网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回到顶部